体奥动力暂缓支付6亿版权费 恐扣除巨额赞助


2017-07-01 08:14 阅读:55

  记者肖良志北京报道

  6月30日上午,中超公司在长春召开股东大会,通报了版权商体奥动力递交“交涉函”一事,在该交涉函中,体奥动力明确表示,暂缓支付本该在7月1日之前支付的第二笔版权费,共6亿元。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走向如何,但是,体奥动力此举还是为中超版权蒙上阴影。 

  2001年,在没有和赞助商IMG、百事可乐等打招呼的前提下,阎世铎提出暂停升降级,引发了赞助商一系列的不满。2002年,前六轮甲A没有电视直播,让IMG和百事可乐等很是焦虑。到了2002年赛季末结账的时候,百事可乐一直在按照合同扣除IMG的费用,IMG按照合同扣除中国足协的费用,那时候,IMG拿出中国足协违反合约细节多达100多处。当时,百事可乐提前终止了与中国足协的合同。 

  2004年,因为G7闹事和罢赛等多起严重事件,西门子按照合同,扣除了三分之一冠名费,并且提前终止了合同,导致了中超在2005年的裸奔。

  赞助商权益受损恐影响赞助款的支付(资料图)

  此后,从2006年至2010年,中超有三个冠名商,中超公司摊上了两个官司。倍耐力赞助的时候,原本冠名费4000万左右,每次联赛中出现重大问题之后,倍耐力的代表就会拿着合同到中超公司扣款。西门子赞助的时候,中介公司每个月都会递交一份中国足协违约的细节,按照合同扣款。包括后来的金威啤酒,也没有放过中超公司。

  大连万达和中国平安因为是国内公司,没有太过计较。体奥动力5年花费了80亿元,也没有因为2017赛季变更外援政策和出台U23新政而要求扣款。中甲联赛的冠名商和版权商,同样做到了全力支持。但是,当U23和内外援政策朝令夕改,对中超联赛的水平产生较大影响之后,体奥动力坐不住了。 

  2017赛季初,中国足协出台U23新政之后,赞助商的动向就非常敏感。在5月份出台新的“U23新政和内外援调节费细则”之前,包括体奥动力在内的所有赞助商都没有动,一切显得风平浪静。实际上,包括体奥动力在内的赞助商,一直在关注中超联赛中的变化,评估新政对联赛以及对赞助商的权益带来的影响。有了明确的判断之后,体奥动力终于出手,给中超公司发来正式的“交涉函”,称中超政策发生一系列变化,双方应该谈谈接下来怎么办。在该交涉函中,体奥动力明确提出暂缓支付2017赛季第二笔版权费。 

  按照双方合同,2017赛季的中超版权费为10亿元,体奥动力分两次付清,第一次是赛季初支付4亿元,第二次是7月1日支付剩余的6亿元。如今,中超公司暂时不会拿到6亿元的版权费。

  因为双方还没有正式接触,接下来怎么谈,谈什么,谁也无法预料。以史为鉴,过去多种案例表明,赞助商权益如果受到严重侵害,扣除巨额赞助款项也不是没有可能。